自身建设>>正文

我的帮扶日记

陈永鹏


2013/5/3 9:34:03 打印】【关闭

     带着感情,带着任务,我与机关20余名同事来到猪婆大山的腹地—甘棠镇苏林村开展“二对一”帮扶活动。
苏林村并不大,属于山斗片区的一个贫穷山村,地处双峰县西部,与涟源、邵东毗邻,该村石灰岩突出,植被稀少,属衡邵干旱走廊的核心区。该村现有总人口1013人,10个村民小组。仅有水田423亩,旱土358亩,山地面积890亩。该村外出打工418人,其打工收入是主要的家庭经济来源。如果不是看到光秃秃的山,听到一个个心酸的故事,那刚刚硬化到组的水泥路,连接到户的自来水工程,这些社会主义新农村的标志很难与贫困村划等号。据了解,这里曾经凝结了各级政府部门帮扶的心血和全村干群多年的汗水。
     一年前,县人大常委会主任葛尽能,县人民政府县长杨维在甘棠镇现场办理了县第十五届人大六次会议一号议案---《关于解决甘棠镇山斗片区人畜饮水不安全问题的议案》,县人大常委会及时跟踪督办,从2012年8月开工,到12月全部竣工,总投资439.397万元,其中财政奖补400万元,整合水利等部门资金39.397万元,筹劳12632个工日,直接受益2371户,11383人。为我带路的苏林村主任王继常欣慰的告诉我,该村各组各户都克服了重重困难,将自来水引进了家里,解决了多年的用水难题。
拐进一条崎岖的茅草路,空中逐渐弥漫一种刺鼻的臭味。几分钟的路程,转眼就到了我的帮扶对象王家初的家,屋门口的那种杂味依稀飘荡,如果不是胃口好的话,很难逗留五分钟。王加初在屋前地里干活,他家有个年轻的妇人带着两个小孩,大的不过两三岁,小的还抱在怀中。听王主任介绍说,这是王加初的侄媳,娘家是邵东的。房子是砖木结构,应该是八十年代建的,大小加起来有五间,墙壁很黑,屋里堆的东西很凌乱。这里居然住了四户人家:75岁的老大王冬初,73岁的老二王加初,63岁的老满王伟初,已故的老三王再初的儿子一家。三位孤寡老人成了三个五保户,和侄儿一家四口抱团生活。看到家里来客人了,侄媳马上叫伯伯回家。王加初蹒跚着脚步慢慢走来,岁月已经在他的脸上画上深深的皱纹,看到我们的到来非常惊喜,我那为数不多的小红包感动的让他说不出话来。
      我与王加初紧紧的坐在一起,拿出办公室拟制的调查表,认真仔细填写他的基本情况和幸福愿望。这位古稀老人对自己的人生很无赖,年轻的时候,因家庭出身地主(富农)等问题,一直难找对象,后来年纪大了找对象更是难上加难,唯有老三成了家,不幸的是20年前患出血热病故了,老三的媳妇便改了嫁,还将另一个儿子送给别人带。虽然镇村按政策将三兄弟定为五保,解决了温饱问题,但居住条件的改善仍是他们多年的梦想,他一辈子没照过彩色照片,想拍一张大彩照留作纪念简直成了一个奢望。
       当时我就实现了他的其中一个愿望,用随身的照相机给他拍了张特写,也与他合了影。或许他还不知道我的名字,或许他知道我是县人大的一名干部。当天我回到县城,到照相馆为王加初洗了张大相片,镶嵌入精美的相框,下次准备送给他。至于居住条件的改善,我计划与镇村干部一道向县民政局积极申报农村危房改造项目,争取年内得到改善。
“世界上的幸福家庭都是相似的,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 王加初几十年如一日,顽强的面对生活,不向命运低头,不怨天尤人,自食其力。他似乎在给我传递一种什么力量,这种力量在我心中不停涌动,在为王加初的不幸感到无比痛惜的同时,也时时告诫自己倍加珍惜今天的幸福生活,并在心里默默的为他祈福。